• <tr id='PQ6syuwW'><strong id='PQ6syuwW'></strong><small id='PQ6syuwW'></small><button id='PQ6syuwW'></button><li id='PQ6syuwW'><noscript id='PQ6syuwW'><big id='PQ6syuwW'></big><dt id='PQ6syuw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Q6syuwW'><option id='PQ6syuwW'><table id='PQ6syuwW'><blockquote id='PQ6syuwW'><tbody id='PQ6syuw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PQ6syuwW'></u><kbd id='PQ6syuwW'><kbd id='PQ6syuwW'></kbd></kbd>

      <code id='PQ6syuwW'><strong id='PQ6syuw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fieldset id='PQ6syuwW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span id='PQ6syuwW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'PQ6syuwW'></ins>
      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Q6syuwW'><em id='PQ6syuwW'></em><td id='PQ6syuwW'><div id='PQ6syuw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Q6syuwW'><big id='PQ6syuwW'><big id='PQ6syuwW'></big><legend id='PQ6syuw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PQ6syuwW'><div id='PQ6syuwW'><ins id='PQ6syuwW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i id='PQ6syuwW'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lockquote id='PQ6syuwW'><q id='PQ6syuwW'><noscript id='PQ6syuwW'></noscript><dt id='PQ6syuwW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PQ6syuwW'><i id='PQ6syuwW'></i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︰首頁  學科建設  學科與學位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︰2018-05-21瀏覽︰4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12日,《人民日報》(海外版)全文刊登我院理論與作曲系黃宗權副教授《作曲家不能沒有“音樂母語”》為題的評論文章,以作曲家吳少雄為例,從他的“天干地支論”技法、東西方思維方式、音樂創作素材三個方面論證“音樂母語”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將全文轉載如下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改革開放,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,中國作曲家發起了“新潮音樂”“新音樂”創作。作曲家吳少雄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。近日,他的交響詩《海神-媽祖》在2018“海峽樂談”創作研討會上亮相,給在場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海神-媽祖》運用了吳少雄自創的“干支合樂論”技法。這種受中國古代天干地支輪配思維啟發的創作方法,是作曲家多年來在音樂創作上探索回歸中國文化傳統的成果。吳少雄的創作理念一直與中國文化緊密相關。在他看來,創作中國風格的音樂有幾種情況︰第一種是用原本存在的音樂元素來做材料;第二種是向旁類的藝術,比如從繪畫、書法、戲曲、美術等門類中吸取營養來創作;還有一個層次是更深一層的,從哲學里、從思維方式、從民俗信仰、地方語言中吸取營養來創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少雄認為,西方哲學思維主要是一對一的辯證思維方式,也就是二元論,是大邏輯、小邏輯的辯證思維;而東方的典型思維是演繹式的思維,它是通過各個細部來感受整體的。體現在音樂作品中,西方交響曲有主題、對題,主部、副部,是一對一的兩個東西進行交織。但中國音樂不是,如傳統名曲《春江花月夜》,它是讓主題材料蘊藏在樂曲的各個細部,並用各種變體來呈現,通過“變”與“不變”讓我們來感受主題的存在。它的思維是演繹式的。吳少雄的很多作品喜歡用自由的“音詩”式體裁,如《海神-媽祖》,用的是文學化的結構,但它還是有主線的內容,有核心語言,就像一條線連綴著一個個珠子,這就是東方思維的一種體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少雄很多代表作都用了民間音樂素材,如《刺桐城》《意韻南音》《我的海峽》《惠安女人》《原野》等。《意韻南音》是他將民間音樂交響化的一次特殊嘗試。把南音寫成交響音樂,對作曲家是一個挑戰。如何既保持南音的美學訴求,又兼顧交響音樂的交響性?他采取了突出主奏樂器聲韻的方法,用南音琵琶斷奏和洞簫潤腔等特色演奏手法,再把南音腔韻融合在一起,最後吸取了畢加索的立體主義思想,把音樂素材在不同時間空間以不同的表達組合起來,用多角度、多層面、多側面的意念表現南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的民族音樂、民間音樂太豐富了,是作曲家取之不盡的源泉和養料。對于一位作曲家來講,他所熟悉的本土文化,一定是自己創作的最大源泉。母語文化的汲取和運用對吳少雄的創作產生重要影響,也使得他具有特殊的文化身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世界上每一位作曲家的創作都存在自己的母語文化,基本上都是在自己的母語文化中起步和發展。中國過去30多年的音樂創作,很多作曲家自覺和不自覺地運用了中華傳統文化。到20世紀90年代以後,國外許多“現代”作曲技法也都應用到了音樂創作中。在吳少雄看來,學習其他國家和民族的技法是非常必要的,在技術的廣度上也是需要的,但是不能成為中國當代音樂創作的主流。我們可以學習他們的一些觀念和語言,但所有的技法都要為我所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少雄始終堅持音樂創作是一種文化的創作,音樂作品要有品格,而品格就是一種文化取向和定位。作曲家不能讓滿天飛的技法沖昏了頭腦,要有自己的追求和堅守,要靜下心來尋求自己的創作方式,形成自己獨特的語言。雖然每個作曲家都會有自己的審美追求,但真正有個性的作曲家,不是跟著潮流走的人,而是沿著自己的母語、跟著自己的文化走、堅持自己特點的人。(黃宗權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鏈接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m.gmw.cn/2018-05/12/content_28754873.htm?from=singlemessage&isappinstalled=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欢乐炸金花怎样提现 苹果天天炸金花 捕鱼达人3无限金币版 真人一比一棋牌 人民币斗地主可提现 欢乐捕鱼下载 好玩的手机斗地主 炸金花电玩版 炸金花游戏厅真钱 虾游棋牌 手机打鱼游戏赚钱 捕鱼1000炮网络版 网上天天棋牌 斗地主赢话费游戏 在线棋牌100可提现 提现的现金棋牌 靠谱棋牌app苹果 炸金花提现棋牌1元入场 哪种捕鱼能赢现金 一元可以玩的现金捕鱼